IDontLikeYourLittleGame

私人

D*的老板长得太好看了吧……最关键的是人还特别厉害,之前是P&*新加坡的,现在来我们研究所
miki桑来了之后要去听各个研究室还有部门的induction,我一般就懒得去听了…结果看到18👌有D*的induction,而且是他来做induction,为了表现的不要太明显,18号一大早的induction我就开始跟着miki桑听了,shi桑还说之前你不是听过一次了嘛,我就说那个时候啥都不懂现在再来听一遍感觉有不同的理解,然后挨过了shi桑的induction,终于是D*老板的induction了😭😭😭长得太好看了吧……那双大眼睛深眼窝,长而密的睫毛,有点天然卷的头毛,脸还巨小,眼睛巨大,眼珠子又黑又大,真的太好看了我😭😭😭😭😭
结束了他就回10楼去了,我火速和miki桑说我去十楼找IT给我修电脑,然后追上了D*的老板,他就问我最近工作怎么样,我就说了一下,他就说感觉我们finance这边分工不太明确之前的junior因为这个很struggle,我就继续问他不用微信啊,加了他一直没反应,他就说他不怎么用,因为他听得懂中文也会讲,但是看不懂……每次都要translate,我哈哈哈哈哈哈哈之前就听yy说了他看不懂

之前来研究所之前人事就告诉我研究所特别的global,我还在想都在日本了能多global啊……结果,研究所通用语言:英语,一句日语不会讲的大有人在……看见长得好看的全都只会讲英文,只能远观了👋compass搞完之后法国那边天天发邮件问这个数字怎么回事那个phasing为啥没做,白天在办公室里没什么事干把火车票给买了,顺便把信用卡给登陆了,一到法国上班的时间,which is我们下班时间,邮件就刷刷来…

深刻怀疑s*u是bi

一天过得好快啊,上午不记得干了啥,吃饭吃到两点,错过了一场会,等miki桑和miya桑出来我灰溜溜跟着他们去了某个今年PIPE上得到挺多offer的technology的会议,被这个技术震惊了=口=真的好想使劲夸夸,可是商品要2020年才发售……所以什么都不能讲憋的难受TAT最后亚太地区的大老板问研究出这个技术的研发team有什么感想,有个人说他们researcher总是会respect technology more than customer,但这个就很注意平衡,其实我也感受到研究员真的有点不太看得起非研究员的人=。=

因为我白天太忙了,中午每次yy敲我问我去不去吃午饭的时候基本我都在开会,而且根本不知道会议什么时候结束,有天是给法国交template的截止日,上午做到一点多把template做好,过去给miya final review,review完miya估计以为我和miki桑已经吃完了毕竟都一点多了,于是接着讲到快两点,直到miki桑说两点开始她有和IC的induction,于是我就解放去吃中饭了,但是miki桑直到induction三点结束都什么没吃。
前置きが長くなった…总之终于有一天我可以和andy还有yy他们去吃中饭了,还有一个skin的姐姐,我和yy聊着就听到andy和那位姐姐在说我们研究所的gay couple,andy觉得两个男性在一起出轨几率比较大,在担心社内恋爱的gay couple出轨怎么办,我hhh异性恋也会出轨啊,该怎么办怎么办,skin的姐姐就问,你们觉得为啥gay couple的出轨率比较高,yy就说本来也没可能爱一个人爱一辈子喜欢上别人挺正常的,skin的姐姐就说果然你们年轻人就会这么想,她和andy就会觉得因为社会压力很大还有歧视所以社会伦理上的约束会比一般异性恋couple弱很多
想到某人高中的历史老师说过LGBT群体A***的几率比较大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受到歧视很难发展出一段稳定的关系,其实现在想想我们十八线高中老师能这么想好好啊。
但是我还挺开心我们研究所在这方面真的很尊重大家,对gay couple大家都没啥感觉

template做完了和法国那边给的target还是差1kw,miya就开玩笑说就算我的小金库了,我🙃,看来是我心灵太脆弱了,他昨天严肃的我偷偷哭了两次,他本人倒是完全没发现让我难受成那样……

一口气把控怕死给提交完了yeah!!!和奥拉里打电话用Skype搞到了七点多快八点,然后下午听miya对megumi桑说有两个酒店一个在涉谷一个在nikotama,让奥拉里自己选
nikotama真的挺好的离公司又近,我就和奥拉里说起这件事嘛,想告诉她这两个地方的利弊,她就说in fact……她已经决定住在涉谷了😂
涉谷果然是歪果仁的爱啊

我做的prebudget的template和法国发来的instruction不一致,和大老板还有小老板坐在一起看,大老板就说你打开你算的excel,我打开,他就说一眼看过去看不是很懂,其实也没有说我,说出来的都是以后的建议,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挺不高兴的,因为miki在旁边沉默不敢吭声,大老板也沉默就想让我说什么,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觉得特别难受,最难受的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明,感觉他们光听都觉得很累。
接着立马就是和法国那边一个controller的电话会议她教我怎么submit actual,我到处找有Polycom的地方,后来没办法只好用miki的office的Polycom,一接通奥拉里问how's going,我就说I'm not okay,然后就开始忍不住想哭了,奥拉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说没事你要是不舒服我们可以下次再说,我说我不想浪费你时间,在我到处找抽纸的时候她就一直安慰我,下班了去源源那里,说了两句我又开始哭,就很难受,最重要的是觉得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啊,每次想讲都讲不出来,真的让人特别懊恼

我擦,看tag看到一半想发个lofter,但是返回到发文字的地方有点麻烦就直接发了,原来是会打上tag的…………尴尬…………看来人真是不能懒

之前老板对我说うか你喜欢喝茶对吧,我说是啊,他就给了我一盒茶说是他最苦手的茶,我要喜欢就留着
我就想茶难喝能难喝到什么程度
结果一喝,我的妈,世界上最难喝的茶,一点都不夸张
我就直接放桌上了再没喝过
对面坐着的asia tech的大老板有天过来问我我喝这个吗,我说不喝你要喜欢就拿走吧,他有点不好意思说他想喝的时候自己过来拿好了
结果今天我回座位发现桌上贴着张纸上面写着他拿了包茶叶 thanx还画了个笑脸,最重要的是这位老板是个超级gentle的歪果仁,又很帅,写这个memo真的感觉巨可爱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