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庙

和smy聊天,她在伦敦学戏剧感觉超有意思的,还去采访drag queen,身边有个湾湾同学就是,还有某个牛津本科的drag Queen
还说他们学戏剧的嘛,6、70%都是g*y,某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就是变成了一起参加pride parade

我回顾了了一下我大学这三年半,都没啥意思,我一个学商的,上课还不咋听课,怎么会有意思

倒是宏观经济的老师我特别喜欢,三四百人的教室(虽然来上课的就一百多人,但是都坐得非常靠后……)老师上课都不用麦的,上课的时候特别有激情

讲到keynes的时候说她妻子是俄国芭蕾舞团首席,在当时是s*x symbol那种的存在,还有关于keynes那时候有个很可怕的传言说他是g*y……

我觉得是我太敏感了,但是上课听到这些内容心里觉得挺不舒服的

首先keynes在经济学的领域是非常非常叼了我承认,但是他的夫人也非常非常了不起啊,我觉得经济学没有比芭蕾就要高贵,在任何领域达到成就的人都值得尊重,所以感觉只是用xx的妻子,或者s*x symbol我觉得非常不尊重她,也不尊重她的成就
还有就是我知道确实在那个年代g*y rumor确实很吓人,可是我们现在在讲起他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提一下其实个人取向没有可不可怕之说,我们老师讲到keynes是对那些g*y rumor很不屑一顾因为他就是对蠢人不屑一顾的性格,不过有没有一点可能是因为他不觉得性取向与大多数人不同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呢,说到底大家都是在自己猜测他的想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