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ntLikeYourLittleGame

私人

上周…有点不知道如何总结,自己做好的资料在开会的时候应该向电话那头的koide桑和坐在对面的fukuda桑说明,但是我说明的巨差,真的差到我自己都很绝望只想快点搞完也不知道自己在瞎bb什么了,心里一直在狂吼让我去死吧让我去死吧。
然后miya又讲了一遍,结束之后心情十分低沉,更重要的是有点没有脸面对miya……koide桑把要修改的地方用邮件发给我,我回的时候说对不起,刚刚讲的好差好难懂,他回我,讲得很容易懂……(太假了hh)然后说因为我一直有在积极的努力所以觉得我肯定没有问题,好好吸收miya给我的意见,几年之后会比别的同期都成长更多,让我相信大家和miya好好努力。就TAT他人好好啊,但我经常会想,是不是日本人就是这个样子,只是习惯性的对人都很温柔,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值得被大家温柔对待的人,很认真相信的我是不是很傻。
下班的时候磨磨蹭蹭去向miya道了歉,说对不起说的那么烂,miya说什么事呀哦你说上午那个,说没事,大家一开始都是这样,下次好好准备+思考一下面对不同的对象怎么说明比较容易懂 就好了。第二天到办公室,miya请假嘛,发现他晚上又发了一个邮件,让我不要在意这次的presentation。
大家人真的好好
但我总在想如果我是一个日本人的话交流成本是不是会下降好多。
周四周五一直在写给法国所有controller 说明日本研究所某个ratio变动的邮件,发给miya写的draft,但是还没回我,哎是不是有很多要改的啊……
我希望语言上自己已经有劣势了,至少交代的任务能够好好完成

评论